熱鬧嗞嗞嗞

短打電波妹,嗞嗞嗞
跳進了偶像夢幻祭大坑,奇人真好啊嗚啊嗚
齋宮宗特別特別好
————————
熱鬧,平常人love,World love,理想主義者love
有事沒事寫點字>.<
內文是簡體噢!
————————
偶像夢幻祭、DDSat、Unlight、全職高手、梅露可物語、游戲王、刀劍亂舞、K
爬牆萬歲XDD
————————
錯別字忍受力0,歡迎大家給捉蟲TTTT
也歡迎來聊天
\我喜歡聊天/
(喔所以嘞)
————————
戀愛向→、友情向↑、走腎不走心↓↓↓
時刻準備著捕捉什麼,捉到了會很開心。
————————
ES小號:
michelleher.lofter.com
Unlight小號:
incorrigibledreamer.lofter.com

【梅露可物语】那天的耽于远行的仁慈先生

梅尔全风系最可爱,不服来辩!

连雏鸟先生也不如小梅尔可爱!

拉森大大那神圣不可侵犯的棋盘……和巨锤XDD


(最近更新每次都很高能啊……)



治愈师先生,你好,我叫梅尔。

您说希望我和您一起去探险?哎呀……真是的。您的确十分有趣没错,但我的那位伙伴还没有停止支付我的工资哪。按照契约来说,我是不能自己离开的。

呃,您说我只是数据而已?这话也没说错,就算我是您这样的——我也不知该怎么说,“外来者”?请千万原谅我的失礼呀。就算我是您这样的“人”,老实说,我也没什么道德观可言。但是您总是懂得的吧,正因为我是数据,所以还有“权限”这种有意思的东西压在我们上头呢。哪怕我和您彼此深爱,您也带不走我啊。

您说什么?问我的那位伙伴?

唉呀……我确实很愿意和您聊一聊。我想他应该不会见怪的:您和他长得真像啊。就连瓶中的那位可爱小姐也长得如此相似……啊,这明明是理所当然的事情。真对不起,说了些不负责任的话。

我的伙伴呢,正如刚才所说,和您一模一样。有趣的伙伴,不明身世的瓶中女孩,紫色头巾下奇怪的少白头,小心翼翼的言谈举止,友善的……不好意思,说得多了些。总而言之,相似的故事和稍有不同的旅程,就是这样而已。

从哪里说起呢……啊,就说说我们的初遇吧。我那一天正像平时一样,拄着法杖步行穿过森林。正疲惫得不得了的时候……哎呀,您知道吗,一家招募所出现在我的面前!太完美了。我就走进招募所,在大厅的地板上躺下,开始睡觉。睡了没多久,我的伙伴就进来了,对我好一阵关心……真有趣,我可是陌生人哪。我当时就决定跟着他走了。

您问他的为人?这可真是个难题。让我想一想。

如果一定要说的话,表面上好像非常软弱,遇见危险总是站在后方——不过也情有可原,毕竟为同伴施加能力加成也是十分重要的——除了逃跑和治愈之外没有什么其他技能,是个仁慈又不够理性的人;但是暗地里却远不是这样。好比说,您会在遇见不自量力的魔宠时露出残忍的微笑吗?当然,我看见您摇头了。但是我的伙伴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还要说什么的话,他实在对胜利这种事情非常执着,这一点也是他比您有趣一些的理由啊。人类正是因为需要生存才渴望前进,因为渴望前进才生存。正是像这样的思想促使了哲学、竞争、欺诈、成就等一系列有趣的事物的诞生——不是很有意思吗?就连您的治愈天分与我的魔力才能,这也是因为渴望才会出现在我们的身上的啊。

您看上去好像很不屑一顾呢……哈,真是没办法。的确,您根本不能理解,这种您轻而易举地就能够得到的天分到底有什么特别之处。和您一模一样的每一位少年都是这样想的。不过呢,您想想看。您现在的这个身份是王国的居民,而您究竟在自己居住的地方找到过多少有治愈天分的人呢——哈,当然是一个也没有。我没记错的话,您的那位好朋友,青梅竹马的少女,也不过是战斗者而已。

谢谢您露出这种深信不疑的表情。请原谅我的失礼,要我说,这模样实在太有趣了。简直就像是那位头戴巫师帽的天才女孩儿一样可爱嘛。

真对不起,我又说到别的话题上去了,您可不要见怪。还有不到一个小时就是惯例的更新时了,我忍不住……

咦,您不知道更新时的内在含义吗?

那倒也是。您是“外来者”啊。既然时间不够了我们就长话短说,更新的时候呢,一切的记忆都会被清空,这就是防止智能成为智能的最佳方式。不知你以为如何?

理由吗……首先是刚才说的,防止智能成为智能;另外,如果这个世界不像现在总是有新的趣味可以挖掘,那么你们这些少年也会很快厌烦的吧。这是理所当然的,您看,我明明对我的可爱的伙伴说过——“我会陪着你,直到你厌烦为止”——这样的豪语,但是他却到现在还没感到厌烦,我只好天天思念他,这也是生而为人的一大乐趣啊。

您要离开了?

啊,是的。与其到那时被强行赶出这个世界,还不如现在自己先回避一下,这样确实对您有百利而无一害……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啊。

那我们就此分别吧,治愈师先生。

对了,请您如果碰见我的伙伴,千万告诉他有几件事要等着他来处理:拉森的棋盘坏了,飞斯卡为了安慰甜食小姑娘,不小心把他的厨房给炸黑了……唉哟,真是惨剧……嗯,最近的新鲜事就只有这么点儿啦。他的名字呢,您在这栋建筑的门口就可以看到了哦。真不好意思,还要麻烦您自己去记住……因为那好像也不是我们的语言——所有的魔法书上都找不到这种文字,比0和1的笔画多得多——但是,就看在我之前一时吸引了您来招揽我的份上,遇到他的话可千万帮我转告一下。

好了,系统开始千秒倒计时了,您快离开吧。我得去找个安全的人物栏好好等着,免得像我今天早上一样,被拉比恩和它们的早餐埋起来……啊,胡萝卜这种食物真是太可怕了。

噢,再见喽,治愈师先生。

 




治愈师先生,你好,我叫梅尔。

您说希望我和您一起去探险?嗯……真对不起啊。我的那位伙伴还没有离开我呢,我可不能违背诺言,弃他而去。

您曾经和我交谈过?

哈,这确实很有可能。也就是说,您“这一次”来是为了再和我聊天吧。实话说,作为闲置数据,我现在的闲暇时间实在多得很……我确实很愿意和您聊一聊。

说些什么好呢……您若是不见怪,我来和您谈谈我的那位伙伴吧?

您和他长得一模一样。还要说什么的话,嘿,他可真是个有趣到极点的人。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