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鬧嗞嗞嗞

短打電波妹,嗞嗞嗞
跳進了偶像夢幻祭大坑,奇人真好啊嗚啊嗚
齋宮宗特別特別好
————————
熱鬧,平常人love,World love,理想主義者love
有事沒事寫點字>.<
內文是簡體噢!
————————
偶像夢幻祭、DDSat、Unlight、全職高手、梅露可物語、游戲王、刀劍亂舞、K
爬牆萬歲XDD
————————
錯別字忍受力0,歡迎大家給捉蟲TTTT
也歡迎來聊天
\我喜歡聊天/
(喔所以嘞)
————————
戀愛向→、友情向↑、走腎不走心↓↓↓
時刻準備著捕捉什麼,捉到了會很開心。

【Unlight】Journal

极短打

烦烦林奈和不太擅长同烦烦上司讲话的泰瑞

布劳,本大小姐警告你不要再拿日记本过来不然等开氪金了是要买你回来干苦力的。



“为什么会喜欢蝴蝶呢?”

泰瑞尔突然问道。虽然客厅里并不只有两个人,然而这一缺少主语的问句的对象太显而易见,而泰瑞尔的眼睛离林奈乌斯的蝴蝶展示盒又太近,所以谁也没有质疑他的提问对象。

林奈乌斯看上去有点惊讶地从笔记本里抬起头来,夹在食指和中指之间的铅笔差一点就在半只蝴蝶的图画上留下了划痕——幸好这种惨剧没有实实在在地上演,否则他此刻大概很难再顾得上回答这个问题了。

“这个——嘛,”林奈乌斯一边把铅笔夹在笔记本里,一边向着坐在自己旁边的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泰瑞尔哟,你为什么喜欢你的工作呢?”

他问出这个问题时,脸向着大厅的角落偏了偏:名叫贝琳达的战士正坐在那里,像什么也不想做似地一动也没动地微笑着,不知道是不是正在思考。比起“工作”这种笼统的词语,林奈乌斯的这个动作对问题所达的真正目标的指向性要明显得多——可惜泰瑞尔在那一刻恰好把视线投向了那个笔记本的硬壳封面,错过了这本来应该挑起什么的小动作。

“要问原因的话,”泰瑞尔的视线丝毫没有离开那张封皮,好像上面画着什么有趣的设计图样而不是一枚粉红色的桃心,“虽然也不是不能概括,但内容的确很复杂……那么,您本来就打算要把我的回答作为答案还给我吧?林奈乌斯上级技官。”

他以叙述的口吻吐出了这样一个问句,语气并没有什么起伏:既没有被捉弄的无奈或者不快,也并不带有看透了上司诡计之后应有的那种自豪感。林奈乌斯听了,用右手的四根手指依次敲过那正被泰瑞尔所注视着的笔记本。泰瑞尔这才抬了抬脸,正和林奈乌斯那正俯瞰着自己的眼睛对上。

“唔?我还以为你在期待什么呢……比如我可以弹奏它的封面,发出《欢乐颂》之类的旋律来……哈哈哈。”

林奈乌斯说着,真的又敲了敲笔记本的封面:“总之,就是你说的这个意思吧。原因嘛,总是没有那么容易说清楚的。”

泰瑞尔沉默了一下。

“那个本子是……来到这里之后得到的吗?”

“是她的日记本哦。因为她并不觉得自己需要写日记,所以就给我了。”

林奈乌斯向圣女之子的方向歪了歪脑袋,作为不礼貌地指指点点的替代品。泰瑞尔用眼角看了看人偶,发现她正循着说话声转过头来后又立刻看向了林奈乌斯。

“所以我就在上面做笔记了,”林奈乌斯抢在泰瑞尔发出声音的前一刻开口,“这个地方有不少不存在于我们的世界的蝴蝶品种,现在已经在其他人的帮助下开始进行统计和分类了,根据一部分可分类的固有结构特征和一些在周边自然环境里可以有效体现功能性的……”

泰瑞尔露出了被压缩饼干噎住的表情。

对此,林奈乌斯保持着不变的微笑,用泰瑞尔难以完全听懂的大量术语保持着坚定的立场和压倒性的气势。

泰瑞尔把脸转向人偶,想问问她有没有多余的衣柜可以用来避难。人偶用从始至终没有变化过的表情作答。

林奈乌斯没过多久就停了下来。当然,这演说一开始本来也不是为了让泰瑞尔心生兴趣一头扎入分类学的怀抱,而是为了把他从星幽界制造业这个幽深复杂一言难尽隐藏在洋馆暗房的门内的自动人偶背后的这个话题上扯开。

由此可见上级技官的谈话技巧有多么高强。

泰瑞尔冷冷地注视着林奈乌斯。至少他自己这样觉得:如果他能够做到用眼神改变温度的话,他希望能够把室温降低到让林奈乌斯想戴耳罩的程度。

林奈乌斯不知出于什么理由向他点了点头,翻开笔记本继续画起了那半只蝴蝶。

泰瑞尔真想扔下林奈乌斯的蝴蝶标本直接回到房间里去:很遗憾,由于C.C.正在占用他卧室里的工作台,他去不了那唯一的一个避难所。他挪了挪屁股,好在沙发上挺直后背。

“不要动哦,泰瑞尔。”

林奈乌斯头也没有抬地说。

泰瑞尔有一点后悔揽下为林奈乌斯的标本盒充当支架的工作了。可林奈乌斯一点也没有意识到他的心情,而只是认真地对照着他腿上的那只硕大无朋的蝴蝶,画着它的缩略图。

人偶和暗房门口的布劳交换了一下眼神:如果那能算是交换了一下眼神的话。

布劳用拇指点了点暗房的门。

人偶像没看懂他的笑容一样摇了摇头。

评论(5)

热度(18)